西兴是历史上浙东运河的源头

发表时间:2018-11-08 11:36

  粉墙黛瓦的古拙民宅沿河而建,数百年前的陈旧石桥跨过两岸,两岸间,一条悠悠流动的河流穿行而过,水波盈盈,人影绰绰……这儿,就是浙东运河陈旧的起端——西兴(古称固陵、西陵)。
  
  据《吴越春秋》《越绝书》记载,西兴在春秋战国年代是越王勾践的屯兵重地。吴越交兵,这儿曾发生过惨烈的战役。后来勾践战胜,他带着宠臣文种、范蠡入吴称臣,越国的大众官吏从首都会稽(即今日的绍兴)一向哭送到西兴拜别,在这儿演出过一场撕心裂肺的亡国蒙耻的前史悲惨剧。到了晋代永康元年(即公元300年),会稽内史贺循掌管疏凿了从会稽到西兴这段运河。而整条浙东运河,则是在尔后绵长的年月里陆陆续续开凿而成的。
  
  这是一条光辉逾千年当今显得有点安静的河。浙东运河又叫官河、漕渠,西起钱塘江南岸的西兴,经绍兴,跨曹娥江,东至宁波三江口,经甬江入海,与海上丝绸之路相连。走进古镇便可见从古镇穿行而过的官河,它是前史上浙东运河的源头,河滨的浮家泛宅,民俗古拙。官河里,水生植物朝气蓬勃,两岸驳坎,展现出古色古香的河道神韵。
  
  本年70岁的曹雪荣是土生土长的西兴人,小镇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和每一处奇迹,他都如数家珍,“西兴自古富贵”,是他常常说起西兴就能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前史上,富庶的宁绍平原上的稻米、食盐和其他各种物资,都是经过这条运河,在西兴过渡头进入钱塘江径自运往京都。来自日本、高丽、中东和东南亚诸国的青鸟使、商贾和货品,从宁波上岸,改乘内河船舶,也是从这儿入钱塘江去晋谒大宋皇帝的。
  
  苏东坡曾有诗云:“江上秋风晚来急,为传钟鼓到西兴。”苏东坡地点的年代还没有现代化的导航设备和灯火航标。当年船舶在苍茫杭州湾上飞行,就是靠着架设在西兴铁岭关上的晨钟暮鼓来导航停靠的。
  
  “杭州鼓楼尚存,西兴钟楼现已不在。铁岭关、城隍庙和永兴闸都只要遗址了”。提到西兴的钟声,曹雪荣不由为西兴的变迁慨叹。跟着钟声消逝在韶光中的,除了西兴的富贵盛景,还有一种特别的行当——过塘行。
  
  一座过塘行,半部西兴史。西兴“通南北之商,候往来之使”。旧时坊肆栉比,商贾聚集,自清末至民国初年,单是过塘行就有72爿半,茶店32家。其时,由大运河或钱塘江过来的货品,如要转运到浙东各地,就要跨江到彼岸的西兴,然后,经内陆河道转往绍兴、宁波一带。由此,便造成了当地过塘职业的兴旺发达。
  
  过塘行,即转运栈,专替过往客商转运产品(货品),一面算盘、一本账簿、一杆大秤就可倒闭,这一特别的行当不仅是古代的物流中心,也是人流中心和文明中心。
  
  窗外官河上舟来纤往,呼喊声此起彼落,门前是挑夫们的划拳声、孩子们的笑闹声、香客们的聊天声……这是本年72岁的张翊乔的幼年回忆。“最富贵的时分,这老街上一排门面过半都是过塘行,最多的时分有70多家。”张翊乔说。过塘行的昌盛还带动了其他生意的兴旺。在张翊乔的回忆中,官河两头当年有汤宝楼茶店、延春堂药店、润大昌南货店、祥茂肉店、杨永和布店,还有酒作坊、酱园店等,休闲文娱,一应俱全。
  
  张翊乔家的张德茂过塘老行,从他爷爷的爷爷开端,一向到他的爸爸,还运营着。张家的过塘行,其时是专过茶叶的,建于清末,原面阔三间,进深五间,主楼为二层砖木结构,主楼后带着披屋。惋惜,现在只剩了一间,但室内板门、隔扇、阁楼、桌椅,倒都保留着旧时款式。
  
  现在,这栋清末传统木构院子式修建也成了记载这段富贵往事的杭州市前史修建。特征明显的“过塘行及码头”文明,也成为了杭州申遗准备名单中第一批7个“遗珠”之一。
  
  这儿一度茂盛的除了交易还有诗。西兴,也是“浙东唐诗之路”的进口。据记载,唐代有400余位诗人由杭入越,东游名山大川前,都先登陆西兴(或另一古渡渔浦),观潮仿古后,再乘舟东行。他们登固陵,游妆亭,住驿站,观海潮,睹物生情,思念祖先,留下绮丽诗歌很多:李白三入越中,离不开运河舟楫,他的抒情诗《送友人寻越中山水》,将登临西兴后的第一印象通知朋友,共享高兴;孟浩然的观潮诗《与颜钱塘登樟亭望潮作》,吟咏排山倒海的钱塘江大潮和西兴万人空巷的观潮局面。
  
  数百年间,因为钱塘江江道逐年北移,南岸涨沙壅塞,西兴距江日益悠远,再加上轿车、火车和轮渡的注册,小镇逐渐安静了下来。今日,静静的官河上,镌刻着“福泽长流”的陈旧石桥上,两只石狮子张着大口,好像在向路人叙述着,当年西兴确曾是个客商熙来攘往、香火鼎盛如炽的富贵去向;那排满了毛烘烘青苔的石砌埠头,当年是货品堆积如山的热烈码头;这半截掩埋在土里唯留下闸墩和闸槽的永兴闸,当年就是名播东南的古渡放船入江的船闸地点,就在它的脚下,曾日夜不停地奔涌着钱塘江的大风大浪。
  
  铅华尽洗,再续富贵。拆违建、修正老房子、整河道,近年来,凭借城市晋级改造,沉寂多年的西兴有了新容貌。
  
  走过清康熙年间重建的屋子桥便来到了全长960米的西兴老街。2002年,老街列入杭州十大前史维护街区之一,也是现在杭州城区保存最完好的一条老街。踱步于老街的青石板上,古色古香的慢日子气息扑面而来。这儿仍保存着很多清末民初的修建,清一色的粉墙黛瓦,旧式的剪发铺、木凳铺、茶馆和有着千年前史的西兴灯笼,似乎还能听到当年的声声呼喊。西兴过塘行码头专题陈设馆内,来自居民捐献的老物件向人们展现着运河漕运文明和古镇的诱人魅力。
  
  西兴,这个有着数千年前史的古镇,正在杭州高新区(滨江)“构筑天堂硅谷、建造科技新城”的征途中展现着共同的魅力。三五成群的学生们背着画架来到这儿,用颜色堆积心中的江南水乡梦,记载着小镇的慢日子;那深巷中静静读报的白叟,那在河滨摆满花盆的运河人家,望着幽静的古街,他们还在心中构画着一幕幕更美好的现象:一场古色古香的旗袍秀,婀娜的女子一字排开;打伞的少女在雨巷中逐渐走远,倩影袅袅……

  • 上一篇:如何评估玉石的质地和价值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