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教活动 > 内容

省博物馆武林馆区举办了为善最乐展览

发表时间:2018-10-23 11:34

  
  展览分为“慈悲的个体化及再造”“慈悲安排的新动向”“官民协作与慈悲救助”3部分,共展出来自南通中华慈悲博物馆、浙江图书馆、我国国家博物馆等20多家单位的90件文物。浙江省博物馆党史部馆员、展览策展人任群景说,本来展览的主题并不是为善最乐,“我是在收拾文物的进程中,偶然地发现有3件文物别离都名为‘为善最乐’,由此才发现,为善最乐一词由来已久,早在东汉时期便已呈现。”
  
  正如任群景所说,浙江有着悠长慈悲传统。春秋以来,历朝历代都留下了不少慈悲史迹,既有以吴越钱氏、浦江郑氏和永康芝英义庄等为代表的家族慈悲,也涌现出陈龙正、丁丙、经元善等慈悲人物,还有清代以来逐步广泛浙江各地的善会善堂等慈悲事业。
  
  此次的展品中就有一幅明代所绘范仲淹像。范仲淹是我们所熟知的北宋时期政治家和文学家,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曾经在杭州当官,并为大众做了不少善事。据史料记载,皇佑二年时曾发作一次大饥馑,其时范仲淹在杭州为官,他调发国家库房粮食,征集民间所存的钱物来赈济哀鸿。一起经过兴修木土工程为哀鸿发明作业时机,“以工代赈”,既赈济了饥馑,又趁歉岁与民兴利。
  
  还有与文澜阁颇有根由的丁申、丁丙兄弟,太平天国战役期间他们安排人抢救《四库全书》。战役完毕后,丁丙又以总董身份和胡雪岩、应宝时等人惨淡经营育婴堂、普济堂、同善堂,以及由迁善所、三仓、粥厂、保甲局、粮仓、丐厂、义渡局、埋葬局等慈悲安排组成的“杭州善举联合体”。在此期间,还掌管重修文澜阁、白苏二公祠、拱宸桥等,在康复和安稳杭州次序以及保存文明方面作出了明显奉献。
  
  有意思的是,记者还了解到乾隆皇帝晚年关于养老一事给出的福利——本来,乾小四“退休”后刚3天,就举办了千叟宴。在这个宴席上,乾隆帝给70岁以上的白叟都颁发了养老银牌。任群景解说,“这次展出的这个银牌是10两,75岁就是15两,80岁是20两。每多5岁,分量会往上添加,一直到90多岁的时分,最高给50两。”他通知记者,凭仗这个银牌白叟们能够在官府兑换米粮,相当于国家给的“养老福利”。
  
  而除了文物和文献,展览还经过印象材料、模仿场景等多种形式展示“为善最乐”的精力。其中有两段视频难得一见,一段是1946年杜月笙为救助苏北水灾安排选美竞赛的视频,一段是上海嘉定育婴堂里的实景视频,经过这些是非的画面,观众能够直观了解不一起代的善人善举。
  
  “为什么会有育婴堂?一方面是由于我国老底子的重男轻女思维,人们不愿意养女儿,所以将之遗弃,乃至是直接淹死;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家境贫困,养不起。这样的情况下才安排的育婴堂。但育婴堂依然存在问题,依据文献记载,给钱请来的乳母会偏疼自己的孩子,抱养的孩子经常得不到好的照料。”任群景泄漏,其时孩子的死亡率是十分高的,达到了35—40%。
  
  “一直以来,博物馆人在做展览的进程中常会杰出展品的‘真’和‘美’,某件文物是真的,什么年代的,它是美的,但事实上‘善’的要素也十分重要,我觉得像这样一个展览是社会所需求的。”记者在这次的展览现场,还看到一组特别的展品,主体是经过陶艺制造重现“浮家泛宅捐粮”的情形,任群景泄漏,这组著作都是由残疾人制造完结的。